大同新闻网

大同地区辽代墓葬壁画中天象图新探(上)

       大同地区多辽代壁画墓,学界的研究重点主要在墓室下部壁画内容,但并未过多关注穹顶壁画。虽然其构图内容简单,但是从整体上看大同地区辽代壁画墓绝大多数都出现天象图。北方民族的天文星象学走着一条文化开放的道路,构成北方民族在文化上的开放性、容纳性与空前的活力。大同地区辽代墓室中天象图,不以科学论高低,它显示的是我国历史上北方民族的宇宙意识与宗教感情。
  一、天象图概说
  在古代,天象变化与社稷命运息息相关,天文图具有占卜王朝兴替、兵祸寇乱的政治功能。由于天文知识可作为星占之用进而影响现实政治的运作,因此墓葬天文图在表现上有着种种限制。唐代张彦远《历代名画记》中也收录了部分的天文图像。唐代内府的图籍在安史之乱后流散于民间,朝廷已经无法完全掌控天文知识。原来应该由皇室所收藏的天文图籍却大量流出内府,也意味着中晚唐时期秘画珍图所具有的神秘性已经逐渐开始消退。所以,辽代墓葬中的天文图比较于汉唐时期,更为简化。
  辽代模仿唐制设立“司天监”掌管天文历法,并以中原历法为基础,与宋历法相互参照,形成了自己的天文历法。其中辽代开创的“契丹算法”更是影响深远,还曾传入欧洲。此外,辽代的天文历法还吸收受古巴比伦文化影响的印度佛教文化,逐渐形成了中国传统二十八星宿和黄道十二宫交融发展的趋势。辽代人仍以中国传统的二十八星宿为中心,作为主流宇宙意识。对于西方传入的黄道十二宫他们也接纳并加以利用,并将其逐渐中国化,和二十八星宿、十二辰共同组成更具“中华意识”的完整宇宙认知体系。
  林圣智先生曾提到:“根据表现形式的差异,中国中古时期墓葬中的天界图像具有三种表现模式:天界母题、天界纹饰、天文图。”本文所提到的天象图即天文图,则是由日月、星宿等所共同组成的天象,即为天文考古学中所谓的星图。
  (一)二十八星宿。
  在黄道和赤道附近的两个带状区域内分布着中国传统的二十八星座,古人称二十八宿,又叫二十八舍、二十八次或二十八星。《史记·律书》:“《书》曰二十八舍。……舍者,日月所舍。”
  新城新藏在《东洋天文学史研究》中曾经指出:“中国的二十八星宿体系应该形成于西周初年,理由不仅是当时的人们已经懂得从新月的出现逆推朔日,而且在《尚书》和《夏小正》等典籍之中,也出现了二十八宿的个别星名。二十八宿的建立时代久讼纷纭,至今悬而未决。”“施古德(Gustav Schlegel)根据《尚书·尧典》的记载,认为中国的二十八宿体系形成于大火星在春分时晨见、角宿一在立春时晨见的时期,并且推论,中国的二十八宿从公元前1400年起就必定已经存在了。”
  (二)太阳、太阴。
  《礼记·祭义》称:“祭日于东,祭月于西,以别外内,以端其位。日出于东,月生于西,阴阳长短,终始相巡。”
  在我国古代神话体系中,三足乌又称金乌、阳乌、踆乌,是太阳中的神鸟。如《山海经·大荒东经》云:“汤谷上有扶木,一日方至,一日方出,皆载于乌。”张衡《论衡·说日篇》载:“儒者言:日中有三足乌。日,火也。乌入火中焦烂,安得立?然乌,日气也。”《后汉书·天文志》注引张衡《灵宪》载:“日,阳精之宗,积而成乌。象乌而由三趾,阳之类数奇。月者,阴精之宗。积而成兽,象兔。阴之类,其数偶。”所以说,三足乌也被称为太阳鸟,其形象被视为太阳的化身。在记载古代神话的种种古籍中,三足乌被视为太阳的象征,月亮通常则以蟾蜍、玉兔的形象代之。如汉初《淮南子·精神训》云:“日中有踆乌,而月中有蟾蜍。日月失其行,薄蚀无光。”满月或月芽上有蟾蜍和玉兔。玉兔多作奔跑状,玉兔与蟾蜍并存是为了阴阳平衡。国内也有一些学者认为:“月中蟾、兔是初民对于月亮中阴影的观察想象和神话模写,又是氏族社会蛙图腾、兔图腾崇的产物。”三足乌和蟾蜍通常呼应出现,分别代表了太阳和月亮。故从上述古籍文献中对太阳和月亮图像代表记载来看,我国古代墓葬神煞中的太阳的形象就应指太阳,即日中有三足乌代表。太阴形象就应指月亮,即明月中有一只蟾蜍,或为月轮中一只玉兔代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关于我们 网站运营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
2008-2015 大同日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:14083031 晋ICP备05004450号